如果能少爱你一点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温一诺又眨了眨眼,看向了傅夫人。

  这时候她发现,就跟她以前看过的一样,傅宁爵跟傅夫人的母子缘份真是太浅了,不是没有,只是太浅。

  亲生母子,又没有从小失散,不该这么浅的……

  就,很迷惑。

  这边冒兰还在斩钉截铁地说周秘书不可能生下傅辛仁的儿子,而周秘书声嘶力竭地表示自己真的给他生了一个孩子。

  在这种情况下,温一诺看了看隐忍的傅夫人,又看了看嚣张的周秘书,硬起心肠不去看一脸无措的傅宁爵,淡声说:“一般来说亲生母亲是不会把自己孩子的生日弄错的,除非有什么不得已的原因……”

  “刚才周秘书说了一个生日,但是那个生日并不是阿远的生日,而是小傅总的生日。就,很奇怪。”

  “而周秘书又信誓旦旦她真的给傅总生过一个孩子,既然这样,我们要不要再测一测小傅总和周秘书的dna,给他们俩做一下亲子鉴定?又或者小傅总和傅夫人的亲子关系,也测一下。”

  她这话一说,如同石破天惊,惊涛拍岸,卷起千堆雪。

  周秘书像是被人当头泼了一盆冷水,从头凉到脚。

  她昨晚给自己做了一晚上的心理准备,不断告诉自己,最多也就是不能把萧裔远认作儿子,可从来没有想过要跟傅宁爵做亲子鉴定……

  她浑身哆嗦着,连牙齿都在颤抖,朝着温一诺嚎叫一声,拔腿就跑。

  温一诺在后面闲闲地说:“周秘书,你的dna样品我们已经有了,你现在跑有什么用?”

  周秘书又蹭地一下刹住了车,晃晃悠悠站在那里,没有继续往外跑了。

  当然,她想跑也跑不了,大门早就关上了,门口还站了俩管家。

  傅宁爵脸色煞白,他怔怔地看着温一诺,头一次感觉到她的冷酷和无情。

  这个念头从昨晚开始也在他脑海里徘徊,但是他不敢想到深处,甚至恨不得催眠自己只是周秘书的“口误”。

  温一诺既然这么提出来,傅夫人和傅辛仁不约而同也想起了昨晚周秘书那脱口而出的生日。

  虽然两人都下意识回避,可现在事情变得诡谲,不测一测,估计一辈子心里都有疙瘩。

  于是在冒兰的主持下,大家又测两次了。

  分别去那同样两家的诊所测傅宁爵跟周秘书、傅夫人以及傅辛仁的关系。

  本来傅夫人没打算测傅宁爵跟傅辛仁的父子关系,但是冒兰简称周秘书不可能生下傅辛仁的孩子,所以最后还决定测一下。

  傅宁爵整个人失魂落魄一般,只有周秘书想凑过来安慰他,但是被他愤而赶走了。

  和昨天一样,第二家的诊所速度比较快。

  十五分钟就出了结果。

  “各位,亲子鉴定的结果证明,样品a跟样品d是生物意义上的亲子关系概率是99.99%以上,支持二者的父子关系。”

  “样品c跟样品d没有生物意义上的亲子关系,不支持二者的母子关系。”

  “样品e跟样品d也没有生物意义上的亲子关系,不支持二者的母子关系。”

  这个结果一出来,连冒兰都傻了。

  因为样品a是傅宁爵的dna样品,样品d是傅宁爵的dna样品,样品c是周秘书周雨萱的dna样品,样品e则是傅夫人南宫斐然的dna样品。

  “这怎么可能?!宁爵既不是周秘书的儿子,也不是傅夫人的儿子?!”冒兰转身瞪着傅辛仁,“傅总,您能不能解释一下,您真的背叛过斐然吗?”

  傅夫人完全愣住了。

  她捧在手心里疼了二十多年的儿子,居然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?!

  周雨萱是所有人里面最惊讶的,她甚至比傅夫人还要惊讶。

  “不可能!这不可能!肯定是测错了!”周雨萱打叫起来,“我们重新测!重新测!是不是样品装错了!”

  “周秘书,就算样品装错了又如何呢?两份都是不支持啊……”温一诺淡淡地说,这时她有点同情傅宁爵了。

  傅宁爵虽然有点富家子弟的纨绔习性,但是人品是真的好,也很善良,帮了她不少忙,还救过她妈妈和师父的命……

  这么一想,温一诺就更不忍心了。

  她走过去,低声对傅宁爵说:“……对不起,小傅总,我……我……我不是有意的……”

  傅宁爵惨笑一声,挥了挥手,心灰意冷地说:“……你心里只有他,是不是?”

  他以前还以为自己能靠自己的“死缠烂打”让温一诺的心偏到他这里,他现在才发现,根本没用。

  一到有事的时候,温一诺毫不犹豫站在萧裔远那边。

  温一诺抿了抿唇,“小傅总,我真没想到是这个结果,我以为……我以为……”

  “你以为我是周秘书的儿子,是吧?”傅宁爵讥讽道,“还是你以为可以把你的阿远,换给我妈做儿子?”

  他嘴里的“我妈”,当然是傅夫人南宫斐然。

  傅夫人这时也回过神,她冲到周雨萱面前,一把抓住她的衣领,厉声说:“我儿子呢?!我儿子呢?!我不管你有没有生儿子,但是我确实是生过儿子!你把我儿子弄到哪里去了?!”

  周秘书拼命挣扎:“我怎么知道?!宁爵不是你儿子吗?!那个亲子鉴定又不是百分百准确!”

  大家都知道,dna亲子鉴定,如果测没有亲子关系,那就是百分百准确。

  测有亲子关系,才没有百分百的几率,一般都是给出大于99.99%的可能性。

  而大于99.99%,并不是百分百。

  所以周秘书只是在“垂死挣扎”罢了……

  温一诺被傅宁爵说的心里一动,心想,万一呢?

  可惜她跟萧裔远的牵扯太深,看缘份已经不准了。

  但是看相不准,还有科学啊。

  温一诺提议说:“反正来都来了,阿远也跟傅夫人做一下亲子鉴定吧,你的样品这里反正都有,只是再对比一下。”

  她这话一说,屋里的人都愣住了。

  特别是刚刚还勒着周雨萱脖子要儿子的傅夫人都回过头,怔怔地看着萧裔远。

  周雨萱这时急了,恨不得跳起来捂住温一诺的嘴:“你这是什么狗屁提议?!南宫斐然的儿子生下来就死了!测什么测!”

  傅夫人猛地回头,手上的力气更大了,“你说什么?!”

  “我说你的儿子生下来就死了!”周雨萱一不做二不休,统统都说出来:“你不记得你生孩子那家医院吗?你刚生了不久,医院的妇产科大楼就发生火灾,放新生儿的育婴室里被熏死好几个孩子!”

  傅夫人的身形晃了几下。

  她想起来了,确实有那么一件事。

  不过她马上沉下脸,杏脸含霜,冷声说:“你胡说!那只是个小事故!我记得没有孩子死亡!”

  虽然过去二十多年,但因为是她刚生下孩子一个多小时左右,所以她记得很清楚。

  她被人迅速推出休养的病房,转移到安全地方,还有很多新生儿也被抱出来了。

  但是因为有火灾浓烟的影响,那一次在育婴室里的所有孩子都在医院多住了一个月,确信孩子没事了,才让各自人家抱回去。

  周雨萱梗着脖子说:“有死亡的!你老公骗你的!”

  傅辛仁也想起那个火灾,脸色也很不好看,说:“我不记得有新生儿死亡。”

  冒兰也说:“我一直盯着医院那边,我也不记得有新生儿死亡。”

  温一诺头疼,抚了抚额,说:“跟她废话什么,直接做亲子鉴定就行了。”

  她走到傅夫人身边,温柔但有力地把她的手掰开,说:“傅夫人,这种人不值得您动怒。我给您看过相,您是旺夫旺子的面相,一定会儿孙满堂,夫妻白首,不要听这种小人胡说八道。”

  周雨萱现在最恨的人,毫无疑问是温一诺。

  她看着她,就想用最尖利的话戳她的心肝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如果能少爱你一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逆转人生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如果能少爱你一点最新章节